窗外

 每一次来到这里,我都喜欢站在窗前,看过去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包括那条一直没有静下来的江,而我知道,此时已不是昨日的波澜了。

宅小鸭-精美图集 (38)
       我喜欢江水,就这样远远看着,也觉得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也被投放到了江里,和那些涟漪一样没有停下来。

        时间匆匆,离上次来,又过了两个夏天,而这里的灯光依旧,每当夜临,它们会一盏盏的点亮,装饰着这里的街,这里的江,这里的夜色,这里的热闹和孤独。

       到了傍晚八点钟,人们就会涌到江边去看喷泉,这日复一日的景观,似乎仍是有人没有厌倦。即使一些好看的东西只是人们设计好的,那些准时亮开的灯,变幻着颜色和样子,像是要把这里的黑夜都打开,想变成人们心里的星星。

       而这样的夜晚,我是看不到星星的,只有一盏月亮仍是会高高的挂在天上,从那座楼顶慢慢移到江面上空。

       它不说话,它全身的素白没有这些灯光的闪烁,但当你把目光投向它,便知道,这样淡的光其实更有味,它的出现,是天空的另一个意愿,在无止无尽的开阔里,只有望向它的人才能知晓。

        江水奔流不息,水中有月荡漾,天空用另一种方式在接近水面,我们用另一种方式在接近自己,时光无时无刻不在接近我们的内心,而许多时候,也只能让一些心绪随水流去,即使没有来路可投奔。

        知道不复回的东西太多了,人无法再回到小时候,生活多现实啊,无论是怎样的路上都有人在奔忙,日暮低垂,从窗口看出去,也依然会有无数的人正在往家的方向赶。

       我们无法回避尘世的匆忙,被生活驱赶,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又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夏天又一次从灯光中鲜活起来,各式各样的人走在纵横交错的路上,每个人扛着红尘中最深的念。

       突然就想到"滚滚红尘"一词,那是年少时最喜欢的歌,关于三毛的认识也来源于那首歌,聚与散不止与人,与物,也与某个地方。

       夜色轻易就覆盖了人心,在黑暗中,我们甚至来不及分辩,前面亮起的那盏灯片刻就改变了颜色。

        季节总是以它无比的耐力在持续,花儿仍开在无数的角落,一些美丽瞬间就去了很遥远的地方,像我们纯真的童年,也像窗边经过的那一朵朵洁白的云。

        我们曾经也应该是一片云吧,在无数次的因缘际会中,在不同的辗转中,那滴雨落下来,却没有落在原来的地方。【文/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