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隐江湖

题记:为了融入社会,获取认可,更为获得平台,我们曾经取悦他人,取悦这个世界。然而行走江湖大半生,终于会明白人生的要义,取悦他人只不过是为换取良好的生存环境,取悦自己才是我们内心真实。我们需要返璞归真,将时光留一些给自己,去发现世间美好,被世间美好所愉悦,退隐就当褪去所有的人生羁绊,安然享受生命之真实。

小宅岛 (12)

于浑然不觉之中,走过六十秋,阿仁终于不用早出晚归的上下班,不再需要用心良苦地经营人际关系,也不用再患得患失,他可以随心随性地睡到自然醒,往后余生所有的时光都属于自己了。

只是生物钟依旧,他早已习惯了六点半起床,最初几天他会不自觉的穿戴整齐去上班,下楼后才猛然想起自己往后余生都不用去上班了,想出去走走却发现无处可去,只得悻悻而回。人生突然失去了目标,阿仁觉得自己无所事事,内心好无厘头的失落。

夫人见他落寞,怕他憋出病来,便决定自驾出游,阿仁虽然曾因公务之故去过许多地方,却是行旅匆匆,大好河山无法也无心细品。加之以前总以为人是世界的主宰,也就缺少了与自然的和谐融合。

这次与夫人出游,因没有时间的约束,也就闲散而放松,完全融入到大自然之中,阿仁体验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悟。身在大山深处,原以为会有飞鸟走兽,他见到的却是空灵,原来山水画家在画面上添加屋檩、飞鸟、走兽,只不过是他们心中的美好想象,身处大山深处,阿仁觉得自己已与大山融为了一体,不自觉地遵从自然,功利之心也随之淡去,生命也似乎没有了羁绊,自己成为了大自然的一部分,与大自然共生共灭,似乎也拥有了大山的空灵。

阿仁此次更是潜心于一些人文景观,透过前人的诗词与典故了解古人的生存生活,那些悲喜触动心弦,揭开历史的厚重。

山河万里终需归,山河再美,终究是外面的世界,自是不如在家安稳,两人玩久了又思回家。重回一日三餐的闲散时光,两个人的饭菜实在不好搭配,做多了吃不完浪费,做少了又觉单调。洗衣服亦不过几件衣服,得聚上几天才丢洗衣机里洗上一次,两个人闲坐时四目相视无言,似乎前半辈子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生活变得寡淡清欢。

阿仁仔细思量,发现自己大半生的时光都在追求自我价值,似乎错失了许多东西,除了几个朋友喝点小酒,他不抽烟,不打牌,亦不钓鱼,几乎没有不良嗜好,回归家庭后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冒似太过单调,沉闷而乏味。

退休后的阿仁应酬渐渐少了,朋友同事都有各自的生活,不常见面也就慢慢疏离,他在这个小区里冒似没有什么朋友。当初买房的时候图得是小区环境好,一任性也就没作过多的考虑。他有些落寞,当初怎么没想到抱团养老呢?大家都住在一个小区,时常可以见面串门聊天,既可以打发时间,彼此也有个照应。

小区里的面孔陌生而清冷,没有人会关注他,阿仁一路从山城走到都市,猛然发现了原本打拼一生聚赚的优越感,仿佛一夜之间归零了,在别人的眼里,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头,一个路人。

辉煌已成为了历史,阿仁感到自己似乎也没有了价值,剩余的时光更像在等死,他觉得自己精力依然充沛,余生似乎还很漫长,对于如何安度余生有些迷茫。

不用上下班,每日只需面对夫人,再无需去讲究形象,时常穿着短衣短裤,胡子拉碴,常常几天不剃,如果不是夫人嗮朋友圈,阿仁都不知道糟蹋到如此程度,那个坐在门口,郁郁寡欢,完全不修边幅的糟老头子竟然是自己。

他吓了一跳,再也不能这样无所事事了,得找些有意义的事情让自己的时光丰盈起来,最好的办法是借鉴,他开始在小区里转悠,看看别的老人是怎么安度余生的,很快便发现人生原来别有洞天。小区内有几个麻将馆,以前他总觉得这种不产生价值的娱乐使人玩物丧志,浪费时光,他固执的认为里面会很冷清,推开门进去却发现热闹非凡,十块钱一杯茶水,可以打发半天的时光。几个老人围坐在一起,一边搓五块钱的社区麻将,一边聊些闲事,熟络后有时会互送一些老家特产,浓浓的人情味将落寞与孤寂排解了。

一条泰迪穿着衣服,戴个铃铛,在草地上溜达,摇头摆尾的样子充满了生趣,这泰迪很粘人,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几分溺爱来。阿仁以前并非不喜欢狗,只是不喜欢宠物犬,许多养犬人对狗子的溺爱与讨好,过分到变态,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人不如狗的感慨。

一直以来阿仁固执地认为狗不过是用来看家护院,他依稀记得阿黄,记忆之中阿黄是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自家养的狗,每当他放学回家,阿黄远远的望见他,便会摇着尾巴飞快地扑上来,亲热的舔他的小手。阿黄是一只中华田园犬,有阿黄在,他便睡得安稳,阿黄不时捉几只老鼠,并不急于咬死它,戏弄得老鼠精疲力尽才慢慢死去。

阿仁望着远处草丛中嬉闹的宠物犬,觉得有趣,狗子的忠诚与可爱让阿仁有些意动,思量着回家与老伴商量,去买一只中华田园犬回来,或许能给家里增加一些生趣,只是不知道城里可不可以养田园犬。

两个小老头在亭子里下象棋,旁边一个老头在看他们下棋,不时点评一下,其中一人要悔棋,一个不肯,阿仁想不知道观棋不语么?怕他们吵起来,他摇摇头走开了。另一个老头子在院子里写生,不远处的几颗树在他的笔下慢慢生动起来,这老头倒有几分功底,他整个人仿佛融进了这一片天地之中,几个小孩子在嬉戏,阿仁很想知道这几个孩子会不会被他请进他的画里去。

一路闲逛下来,阿仁感悟颇多,有在院子里打太极拳的老者,有提个桶水用水在水泥地写大字的大爷,有在阳台上打理花草的娭毑,甚至还有在花盆里种时蔬的,他们似乎脱离了尘世的羁绊,全然没有对衰老的恐惧,率性而洒脱,不断地变换着方式来取悦自己。

在恬淡温馨中老去,他们完美的与这个世界契合在一起展现出作为生命个体,已不再是孤独的个体,他在想自己有退休金作为支撑,余生衣食无忧,何不借鉴这些老人,让余生仅属于自己,交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与自然相生相依,则发现世间万物仿佛都在取悦自己。

人生有味是清欢,阿仁为小区那些老人的恬淡所感染,原来内心丰盈便能从容淡定,他将半柜子的各式奖状、奖杯、奖章通通扔进了垃圾桶,夫人觉得可惜,说至少是行走半生的见证,可阿仁不以为意,他决定与过去作了一次彻底的了断,他不想再背负什么,过闲云野鹤的生活。

学会独处,便可以闲云野鹤般生活,阿仁散步健身,洗衣做饭,习字作画,种花养草,这无需他人参与,一个人乐在其中。后来阿仁在郊县租了一栋民房,简约装修了一下,种些花草、蔬果,养些家禽,有人笑说打理的再好,终归是别人的家,阿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里想着世界何曾属于过我们,我们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内心愉悦才是生命的要义,自此与夫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文/戏溪堂王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