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兰德湖畔的黄昏

玩闹了一整天的太阳好似终于疲倦了,一点点向地平线沉下去。一到夏天,太阳就变得像个七八岁讨狗嫌的男孩子,把田里的秧苗、街区里的花草烤得蔫头耷脑,把人也弄得心烦意乱不想出门。傍晚六七点钟的时候,太阳无精打采地收敛了光芒。

小宅岛 (1)

寂寞了一整天的兰德湖又充满了生机。憋闷坏了的人们,草草地吃过晚饭,甚至连碗筷也来不及洗,换上舒适的衣服鞋子,细心的女人们总不忘喷上花露水,带上帽子口罩,然后大人孩子相互催促着,像是赶庙会一样出门“放风”去。兰德湖畔显然是遛弯散步的一个好去处。水总是让人联想到凉爽,到了湖边,不管是不是真的凉快,心里先就有了一种凉意。因近于市郊,车少人疏,这里有种远离市声沸腾的幽静。而且这兰德湖也确实与众不同。方圆一公里多的湖水,四周是被苇塘环抱着的,宽阔的苇塘里,芦苇高大而茂密,浩浩荡荡的,引来成群的水鸟在此栖息,平添了一种久违的野趣。湖岸上茂盛的花草树木,蓬蓬的生长着,枝枝叉叉无拘无束自由地伸展,很少有修剪雕琢的痕迹。置身于此,人也是放松自在的,不知不觉间与大自然浑然成了一体。

很快,一条暗红色的宽阔的环湖跑道上,行人三三两两络绎不绝。这里是孩子们的天堂,离开“笼子”似的房屋,他们开始在广阔的天地里撒开了欢儿。那些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迫不及待地挣脱开妈妈的怀抱,未及双脚站稳,便张着手臂歪歪斜斜地向前跑去,好像是担心慢一点就会被妈妈抓回怀里去似的。没有了一堵堵墙的阻隔,没有了桌椅板凳的羁绊,不用时时被牵着,手是自由的,心也是自由的,他们像一只飞出笼子的小鸟,似乎颤动的头发丝里都漾满了快乐。大一点的孩子不甘心这样干巴巴地走着路,女孩子会骑一辆自行车,小腿紧蹬,尾巴一样跟在同样骑着自行车的母亲的身后。男孩子则骑着滑板车在人群中左右穿梭,横冲直撞。他们不时身体微弓,一只脚使劲儿向后蹬住地面,像划船一样迅速地蹬上几下,然后抬脚站在滑板上。那滑板车便似开足了马力一样向前冲去。跟在后面的爸爸气喘吁吁地大声地喊“慢点,小心别摔着!”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孩子已经划到前面很远的地方去了。

这里也是爱美的女人们的舞台,她们绝不会放弃展示美丽的任何机会。学着微风轻拂杨柳状,轻轻摆动腰肢,曼妙的身姿在繁花树影中婀娜摇曳,袅袅婷婷。她时而微微侧目,似乎流连路旁的花花草草,实则在考证背后引来多少关注的目光,那挺得笔直的腰身实在有些酸痛,正想着伺机放松一下。旁边那些一直沉默无语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地向前走着的一对对男女,必定是中年夫妻。儿女似羽翼丰满的小燕子飞离家门另立门户,剩下他们相互依靠,形影相随。但是到了左手摸右手的年纪,语言越来越被边缘化,沉默成了生活的常态,只用举手投足演绎夫妻间的默契与和谐。

偶遇的熟人不免停下来说上一阵子话。一个留着一头精干短发的女人与一个梳着及肩长发的女人相向而遇。经过短暂的对视,透过被口罩遮盖了的大半张脸她们认出彼此来。“哎呀,亲爱的,是你呀!”短发给了长发一个热情的拥抱,尖细的声音把树上的鸟惊得扑棱棱飞走了。她的动作那么夸张而虚假,脸上的笑容也好似匆忙间拼凑起来的,看起来又僵又硬,长发想起了成熟的小麦的麦芒划过肌肤的感觉。“加个微信吧,以后常联系。”短发很快在手机上摆弄几下,随即把手机举到长发的面前。她们的关系仅是熟悉而已,这种缺乏感情支撑的热情,使长发想到“企图”这个词语。是的,她感觉短发此刻正被某种企图裹挟着。也许这企图仅仅是想推销给她点什么东西而已,这本无可厚非,只是可惜了眼前这么美妙的风景。长发掏出手机对着短发的手机扫了扫,然后说声以后联系便匆匆离去了。她还要去看夕阳。

有人说兰德湖畔是大庆市区拍夕照的最佳地点。是不是最佳她不知道,因为来这里之前她从来没有看过夕阳,从不知道夕阳竟可以那么神奇而美妙!当太阳一点点接近地平线,一切都好像变了样,世界变成一幅朦胧而梦幻的图画。每每这时,她的心里便升起一种幸福和满足。偶然间她听北京的同学说她们一家有时候开车走出很远的路去看月亮。从那以后,这种在家门口一抬头就能看见夕阳看见月亮的感觉,让她感到很幸福很满足。此刻,太阳已挨近地平线正一点点沉下去,天地被笼罩在一片琥珀色的光晕里,那矗立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的村舍一样的建筑,又使她想到炊烟袅袅,牧童晚归那些温馨唯美的画面。她常想,以前怎么没留意过这么美好的景色呢?然后在心里轻轻感叹,美景不在眼中,是在心里。这样感叹时,身旁正有几人熟视无睹地经过。

太阳渐渐走远了,湖畔变得聒噪起来。苇塘里“嘎嘎”“咕咕”声此起彼伏,树上的小鸟“唧唧”叫着跳来跳去,他们好像是在说着一天的见闻趣事,聊着家长里短。有几只叫不上名的水鸟“嗄嘎”叫着从苇塘飞到湖里,再从湖里飞到苇塘,他们是在找寻家人回家睡觉吧?想到家,她便想起荷花池岸上那几个玲珑的小房子,那是黑天鹅的家。前些天,湖东南角的荷花池里来了十只黑天鹅,池岸上便多了五个小巧的房子。据说黑天鹅是一夫一妻制,而且通常终身相伴,看来真的是呢,动物的世界真的很奇妙。这些黑天鹅被剪了翅膀,荷花池周围也用铁丝网围着,这里是它们永远的家了。和黑天鹅一起来这里安家落户的,还有几只小羊驼。以后日日出门就能看到珍贵的黑天鹅和小羊驼,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羡慕的事!可是,黑天鹅来了,小羊驼来了,这里的幽静还会在吗?

“布谷——”“布谷——”远处传来布谷鸟的叫声。夜色渐浓,路上行人渐疏。路两侧的植被更加茂盛,树木黑魆魆的,有如人形一样,有些吓人。她快步走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