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勇为山石,奔赴山海

 

山石桀骜着的,是难凉的中华热血。觉醒年代中陈独秀的铮铮话语振聋发聩:今日之中国之所以走到今天,就是因为像胡适之这样的人太多,像李大钊这样的人太少!起初于胡适,我只认为其《文学改良刍议》竖起新文化运动的旗帜,而在慢慢了解其人之时,却逐渐认识到了胡适之身上的保守退让,甚至于妥协退缩。在李大钊与鲁迅上看到的“吾以吾血荐轩辕”的血性与牺牲,在胡适身上看到的居然远不及千分之一。李大钊先生曾言:地球尚在白首,吾人即在青春,以吾人之青春,柔化地球之白首,虽老犹未老也!鲁迅先生提笔写下“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立身于己“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毛主席“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的家国大义;以及在革命年代想要唤醒着封闭着的铁屋子里面千千万万人民的有志之士,正是他们身上如山石一般决不妥协退让的桀骜与冲劲,才有了如今这盛世,如今之和平,如今之繁荣。而若是人人都只愿成为在时代中圆滑世故,不伤己身的卵石,时代又何谈进步可言?若人人都只愿保全己身,偏安一隅,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又何谈发展创新?

山石坚持着的,是为国的谏诤誓言。纵观中华历史上下五千年,圆滑世故者多为小人,敢于谏言者,方为良才。屈原迎合不了这个时代,遂以自刎宣天下以决心,以终身为国的赤子之心。纵使良臣如山石一般锋芒毕露,于国家,于明君而言,如卵石般只知“同而不和”小人方为国之大患。

异见者或言,当下时代和平发展已经成为时代主题,山石锋芒毕露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须知当今时代,国家林立,看不尽纷纷扰扰,经济全球化席卷浪潮,带来的不仅是合作共赢,更是机遇与挑战。倘若我们不是主动出击把握机会,在时代的浪潮中只知退缩,面对美国的污蔑威胁处处妥协忍让,这就不是今日不卑不亢,勇往直前,努力追梦的中国。

揆诸当下,与我们自身而言,人情世故,圆滑处事固然是一张行之有效的保命符,但这恰恰最不易锻炼一个人的能力,最不易让一个人得到提高。如果一味的想着通过迎合别人而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让自己的能力足以配得上想要的结果,最终你能得到的,不过只是缺少了充实坚硬的内里的空心球,弱不禁风,一触即破罢了。

山石固顽,其心昭然,卵石固圆,其心可诛。愿中国青年都勇为山石,奔赴下一场山海。(文/绿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