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马世纪养生园(七)——点滴记录

今日离开巴马回江苏。在南宁机场候机时仍想着养生园、想着一些事,便翻了翻照片,就几张没用过的随便写几句。

宅小鸭-精美图集 (11)

 在养生园睡眠很好,每天早晨都是在鸟儿的啁啾声中自然醒来。打开阳台门,就见青山如在面前,晴天时树的枝枝叶叶清晰可见,蓬勃的绿、晶亮的露,晨曦在婆娑的风尾竹上闪动。阴天,山凹里云雾升腾,山头烟云环绕,如同仙境。此时,站在楼上感觉仙人就是我的邻居,招招手便可邀来相聚。

楼下静静的,大多数人都在享受夏日清晨的凉爽,多睡一会儿。只有少数习惯早起的人在室外活动。大树下有人在打太极、做体操。还有人在散步。过一会儿,我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太阳还没有从东山顶上出来,不少人就拎着水壶、水箱去百魔洞取水了。他们相信那里的水是从山肚里辗转流出来的,富含各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具有神奇的治疗作用。我也去取了几次,后来听说养生园的自来水来自那里,是一样的水,就不再去取了。

出门散步,经常要去磐阳河边上看看。河,三、四十米宽;水,总是那么湍急,那么充沛。连日阴雨之后,河水明显浑浊,水势更呈汹涌。晴天,天光水色相互映衬,江水闪烁冷光。

江边群山大有虎踞龙盘之势,满眼的翠绿,缥缈的烟霏。

多想登上青峰砍樵,多想在云海里吟诗,多想在碧水里荡舟,多想在绿野中疾走。可是,山势太陡、草木太密,也无路可以登攀进入山间;水流太急,礁石太多,无法行舟。

看见一人在滾滾白浪旁垂钓。他是个悠闲人,也是个会钓鱼的人。他知道,鱼儿喜逆水而上,在山泉流进大河的交界处有个高低差水流,这里鱼多。我对他钓了多少鱼不感兴趣,只欣赏他那闹中取静、恬静逍遥的姿态。我走近一看,不是本地人,一问才知道是从山东来的,已经来了3年,喜欢钓鱼,在巴马养生也丢不了自己的爱好。经常到这里钓鱼,每次都有收获。

巴马山水自有它的长处,可惜古来少有文人墨客予以赞颂,只有清朝皇帝看到这里寿星多而彰显的记载。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吧。

想我家乡镇江的大江名山,曾引来苏轼、辛弃疾、陆游、朱熹等文人在那里抒发对故国沦亡的忧愁倀恨,对自己壮志未酬的遗憾,留下了一个或黯然神伤或悲壮高大的背影,让后人凭吊!如果这些文豪到过巴马,面对这里的山水,一定会联系各人不同的身世,各种不同的情结和感受随及纷至沓来,将会留下多少脍炙人口的诗篇啊!

可惜了,这里的山水!

经常有当地的瑶族大妈到养生园来活动,她们身着民族服装,化了妆,或散步或拍照或唱歌或跳舞,对养生园满是兴趣、满是好感。

听一位保安说,她们都是当地街上的老板,有的开饭店、有的开旅馆、有的搞旅游、有的做生意……

富起来的瑶族妇女也爱上了城里女人的生活方式。

城里人喜欢去山里看野树野花,山里人却对城市里人造的园林好奇。环境改变人的爱好,最终城市、山野将趋于大同。

每天下午2点半到5点这段时间,我都是在园内文体活动中心图书室度过的。这里约有5000多册图书,大多是广西图书馆赠送的,以小说为主,兼有散文、诗歌、美术、科技等类别。书都散乱放在书架上,没有严格地分类。我居然找到了我喜欢的余秋雨的书,一本《何谓文化》,一本《文化山水》,让我又重读了一遍,消磨了我几个下午的时间。

来图书馆看书的人不多,每天总是那么几位,是固定来的。这些人总带着笔记本和笔,还有茶水,一看就是一个下午,是真正来读书的。也有人随便翻翻,椅子没坐热就走,消遣消遣而已。

这里有个不好,练钢琴、瑜伽的音乐声,打乒乓球的乒乒乓乓声,会影响看书人。不过,一个居住小区有个文化活动场所就不错了,要求不能太高了。

晚7点,园里每天都会出现这么一支队伍,成员统一着桔红色短袖T裇,一人举红旗引领,两列纵队,在园里主要干道上行走。

说他们是散步,不纯粹是。因为他们在音乐的伴奏下,踏着整齐的步伐,经常播放的歌曲是《志愿军战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唱祖国》等;在行进中还不时地呼喊口号,常呼的是“提高警惕、准备打仗”,“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等。

说他们是操练步伐,也不纯粹是。因为他们有时步伐很是随便,有人是“齐步走”,有人是“便步走”,有人还边走边谈笑风生。

说他们是“暴走”,更不是。他们每次只跑三圈,约50分钟,速度不快,运动量不大。

我给这支队伍起个名字叫“欢乐健步队”。成员大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但都有一颗年轻的心,快乐地行走,忘形地行走,走出了健康,走回了青春。

从山间流下的泉水,从养生园园区里穿过,日日夜夜流淌不息。白天活动在园内,这哗哗的水流声不断提醒人们身处高山流水的自然环境之中,给人们送来了清凉和静谧。夜深人静时,隐隐约约的水流声又像一支催眠乐曲,伴人们慢慢进入梦想。
【文/一泉唱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