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似水,流年已陌

时光静好,岁月温柔,素心染香,夏日时光,在人生的岸边,坐看流年的云悠悠飘过,中年之后,不得不承认,时光可以带走最美的年华。

宅小鸭-精美图集 (49)

 时光流动,流年走得太快,逝水东流,一路上只为追随流年的方向;不顾艰险,不顾痛苦,一路上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为了什么?流年匆匆,在人到中年时,或许,只为那一眼不遗憾的回眸。

“人生不期老,华发谁能避。”是啊,人到中年,感悟颇多,感悟流年走得急,感悟流水去了远方,当花儿谢了,便想到了老去的容颜。

绿肥红瘦的季节,去寻找一枚枯叶,几点落红,纵横在心的是岁月的沟壑里掩藏的心事,或许,是不忍舍弃又不得不丢失的青春美好,以及最美的流年韶华。

站在时光的陌上,张望着远方的风景,都说那是诗意的美丽,然而,远方并不都是诗意的,反而是大把的旧时光里,满是诗意,埋葬了往日清欢,以及回不去的味道,如今品味起来,也是韵味无穷。

忽然想起曹聚仁,在《曹聚仁的读书经验》中说的中年人:“中年人有一种好处,会有人来请教什么什么之类的经验之谈。一个老庶务善于揩油,一个老裁缝善于偷布,一个老官僚善于刮刷,一个老政客善于弄鬼作怪,这些都是新手所钦佩所不得不请教的。

想起来也是哑然失笑,但愿我们日记里没有记录这些。或许有,只是不说罢了。试问,谁都流年不是跌跌撞撞,流年花云里,谁能许自己一个完美的未来?

任凭风浪起,世事沧桑变换,任凭风云落,相聚离散,阳光与雨,风霜与清露,彼此交错,在流转的时光里,让人换了心境,让岁月换了背景。

而变幻着的生活中,总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动令人感受,令人悲伤,感动,或平静,或无恙。

或许,记忆皆是过往云烟,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只是中年人,没事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是寸草不生的,若是长点碧草也算有点安慰。

就如刘心武在《心上的草》中写的:人生步入中年,就大多数人而言,心上长茧,青草不生,要生,便只生荆棘。那时,能温情地忆及当年心上的碧草,便能得到一份自慰。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到中年,哪有那么如愿的。流转的时光,浪荡不羁,照见我们半生沧桑,照见一些辉煌,以及太多的来不及。

又是一个静谧的夜晚,醉知酒浓,醒知梦空,流年如酒也如梦里,无论什么样的回忆,都是遮掩不住的内心深处的忧伤,于午夜时分释放出来。

拿出一些老旧的照片,回味重温曾经的记忆;翻开泛黄的日记,文字里记录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过去的时间里,当初不觉得,多年以后,再次翻来,也别有另一番滋味在心头。

伫立中年的岸边,推开季节的风,整理好被吹乱的头发,优雅的翻开记忆的书页,墨香散开,那些轻盈的小字,跳跃着跃入眼眸,组成千变万化的光景,不经意间,自己已经被感动。

记得王小波说过:“什么是似水流年?就如一个人中了邪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波光粼粼,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

不由感慨,天地之间,尽是似水流年。转眼之间,光阴依旧,只是苍老了心。

隔窗,外面灯火阑珊,风过无痕,也只是消散于昨日陌上,流年匆忙,终究逃不过光阴流逝,那幽幽暗暗中微闪着一点失落。

生命的底色上,布满年华的流光溢彩,每一帧的色彩里都藏着孤寂与喧嚣,浮现出繁盛衰败,更有些美好的故事与聚散离别的忧郁。

这样的夜晚,最不适合的就是一场雨的降临,一场雨一窗凉,一瓣落一缕香,流年的歌声轻轻响起,那是一首难忘的歌,在歌声里,把闲愁悄悄藏起,误触的忧伤,就让它在雨中流淌吧!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这是个美好的夜晚。从窗口望出去,可以欣赏到对面街道上悦目的景象,还有满天的繁星闪烁。

无需感叹吧!人生如此,岁月如歌,褪去流年的浮华。岁月苍老了容颜,花开花落之间,不觉间,年华也悄然逝去了。

我不知道,蝴蝶飞不过沧海,是不是因为沧海的那头少了等待,而流年里跋山涉水,不知前方是有着怎样美丽,风景里又有几分幽邃。

没有月光的风景,总是迷茫了时光,迷离了曾经的几分回忆,但是,枝影横斜里却倒影不出流年影子,百转千回,那些眷恋与不舍,婉转入梦。

梦里,那时夕阳微醺,街边的墙头上,去年的草荒芜着,在风中摇摆,门口趴着几只懒猫,旧胡同里老人提着鸟笼走过,鸟鸣清脆,干净悦耳的是一种清幽。

伴随着老人的脚步,一声声鸟鸣撞击出哒哒的声音,如卡带的旧式录音机,是梧桐宽大的叶子随风飘落,疲惫不堪地落下,好像也是倦怠了一般。

也许是经历得多了,看淡了什么,也许是身心有些疲惫了,想休息了,也许是沧桑流年沉淀出的一种心灵上的安静,让它甘愿寂寞飘落。

画面里老人继续蹒跚而行,或许,当年他也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吧,偶尔也会不小心,滑倒在这小巷,哭声引来了大家的哄笑,似乎有人在说:“好不禁摔的小家伙。”

他凝望着,回忆着,仿佛这就是一个梦……

梦终究是梦,梦醒了,也就是清晨了。推窗,阳光还是那么明亮,院里的花花草草上也都沾染了那温暖的气息,是呀,人到中年,我们依旧可以沐浴阳光的温暖。

也正如梁实秋所说:“中年的妙趣,在于相当的认识人生,认识自己,从而做自己所能做的事,享受自己所能享受的生活。”
那么,往后余生,唯愿此去经年,不负光阴美好。【文/kcj3541】